us_08_0102

周烒明

1930 年 出生於日本東京。
1946 年 返台。
1959 年 就讀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
      遜校區)。

 

日本人時代(1930-1946)

   周烒明,1930年出生於日本東京,一出生,在台灣的阿公立刻替周烒明算命,算命仙說這個孩子命中缺火,因此名字中的「式」就加上了火字旁。六歲時,因為 阿公七十五歲生日第一次來到台灣,而這是周烒明首次,也是最後一次見到阿公,但周烒明不會講台灣話,阿公不懂日語,祖孫兩並無法好好講話。而這次回到台 灣,在二伯的雜貨店中吃到的「鹹酸甜」和「土豆糖」,讓周烒明留下了深刻印象。
  小學時代,周烒明常因為父親的職位升遷而轉學,曾待過東京、仙台和九州等地,換了七、八間學校,很難交到朋友,但也增加了對新環境的適應力。中學時周 烒明雖然都住在東京,但是因為戰爭的關係,很難正常上課,幾乎每天都被帶往工廠工作。1945年8月戰爭結束,在日本的台灣人都必須面對要留下當日本人, 還是回去當台灣人的抉擇,周烒明的父親在當時中國駐日代表團委員謝南光的勸說下,決定放棄日籍,以及既有的退休俸和公司董事的職位,回台發展。

台灣人時代(1947-1963)

b03_us_08_020101

1963年聖誕節,威大麥迪遜校區台灣同鄉在周烒明家聚會,周烒明為前排右二(與長男),中排右二為夫人吳秀惠。   

  對於父親回台的決定,周烒明並不贊成,但當時才是中學二年級學生,並無法獨自留在日本生活,只好聽從父親的決定。戰爭剛結束,台日之間的交通尚未恢 復,一直到1946年9月,全家才搭乘美軍提供的船隻回到台灣。船開進基隆,就有軍人上船,一下子說要看有沒有人得傳染病,一下又說要做檢查,其實目的就 是要勒索入港費,下船後又發現差不多有一半的行李不見了,這就是周烒明回到故鄉的第一印象,直到回到父親的故鄉—台中清水,見到了親戚,才稍稍感受到故鄉 的溫暖。
  回到台灣後,周烒明先是參加台中一中的轉學考試,卻因為不知道國文要以毛筆應試而沒有考成,後來才到台北,考進建國中學,但是上課時,老師不是用北京 話,就是用台語,雖然父親有緊急教授一些台語,但還是無法應付,連被老師點到名都不知道,讓老師誤認為是態度傲慢,加上從日本回台的身份,使周烒明常受到 外省籍老師的刁難,幸好當時的同學都受過日本教育,能和周烒明用日語交談,也會替周烒明辯解。
  高中畢業後,周烒明因為自己畫圖的興趣,以及考慮家中的經濟因素,選擇報考師大美術系,半年後,在父親的主張下,重考台大醫科。考試時,國文作文題目 是「從台灣看中國」,周烒明自認並無法從台灣看中國,因此擅自將題目改成「從日本看中國」,結果國文成績很差,還好其他科目成績不錯,以最後一名考進。當 時台大醫學院的教授多是日本時代訓練出來的台籍教授,還會用日語上課,而這時期的周烒明開始對語言產生興趣,中文進步很多,也是在台大醫學院時期,認識了 將來的另一半—吳秀惠。
  1957年周烒明台大醫學院畢業後隨即去當兵,1958年考中了傅爾布萊特獎學金,1959年退伍後,就前往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校區)留學,並 與前一年就已抵達威大進修的吳秀惠相聚,同年年底兩人結婚後,成為威大唯一成家的台灣留學生,每逢週末假日,家裡便常成為台灣人聚會的場所。但此時的周烒 明仍忙於學業與醫師的工作,尚未開始從事台灣獨立運動。

無國籍時代(1963-1976)

b03_us_08_020102

國際日國旗大遊行,台灣問題研究會成員與威斯康辛大學副校長Robben Fleming夫婦合照。左起:Robben Fleming夫婦、黃啟明、周烒明、王圭雄、利騰俊、田弘茂。        

  1962年,台灣獨立聯盟(UFI)的陳以德來到威斯康辛大學宣傳台獨理念,但是陳以德的保鏢柯文程,後來被證實是國民黨的職業學生,隨著陳以德到各 大學演講,一些具有台灣意識的學生都被打上記號,成為黑名單,周烒明就是其中之一,這也使得周烒明在美國的居留出現問題。陳以德原想邀請周烒明加入 UFI,可能有意讓周烒明可以用盟員的身份,來申請政治庇護,但周烒明認為,要加入聯盟,就要決心奉獻,不能只是基於解決居留問題的目的。
1963年,周烒明擔任威斯康辛大學醫院的住院醫師時,因為曾大量閱讀相關資料,得以成功診斷出「進行性多巢脫髓白質腦炎」這個困難病例,這打響了周烒明 的名號,也讓周烒明做起事來,不論是工作或獨立運動,都更有自信,同年,就在威大成立「威大台灣同學會」,國民黨當局得到消息後,便用已有「中國同學會」 為藉口,阻擋台灣同學會的申請,經過在學生議會中的辯論後,決議承認台灣和中國在文化與歷史背景的差異,類似美國與英國的關係,因此同意台灣同學會的申 請,並由周烒明出任社團的顧問。

台灣問題研究會

b03_us_08_020103

全美台灣獨立聯盟(UFAI)盟員入盟宣誓書。

   在台獨聯盟(UFI)的草根運動工作中,在各地成立台灣同鄉會是重點之一,威大台灣同鄉會也是在1963年成立,會章中表明是非政治性的組織,其中一 些政治意識較強的台灣同鄉,便另外組織台灣問題研究會,同樣由周烒明擔任顧問。台灣問題研究會常召開討論會,邀請學者一起討論台灣的歷史與政經情勢,同時 也有出版會刊《Formosa Forum》。
  1965年5月,威大為慶祝聯合國成立20週年,舉行國際日國旗大遊行,邀請各外國學生社團攜帶自己國家的國旗參加,台灣問題研究會的成員決議參加, 並自製象徵台灣的國旗,以海藍色象徵台灣四週的海洋,台灣與澎湖使用白色,再以金色點綴出FORMOSA。遊行前一天,各學生社團在學生中心集合,按字母 順序,將自己國家的國旗插在一幅世界地圖上,當唱名唱到China時,台灣的中國學生代表便將中華民國國旗插在台灣上,唱名唱到Taiwan時,一位台灣 問題研究會的成員就把中華民國國旗拔起來插在中國,同時喊了一聲「反攻大陸成功」,並將自行設計的台灣旗插在台灣上,由於事出突然,又喊了「反攻大陸成 功」,中國學生會代表措手不及,也無話可說。
  到了遊行當天,就由周烒明等台灣問題研究會的成員參加,遇到最多民眾詢問的問題就是,為什麼用Formosa而不用Taiwan,研究會的成員則表示 西方人較常用「Ilha Formosa」(美麗之島)來稱呼台灣,反而會將「Taiwan」和「Thailand」(泰國)弄混。而經過這次國旗日遊行,台灣問題研究會士氣大 振,便在同年6月向校方申請為正式社團。

麥迪遜結盟大會與UFAI的成立

  1965年,周烒明等台灣問題研究會成員,到費城拜訪UFI的羅福全、蘇金春等人,希望藉由台灣問題研究會和UFI的合作,吸引更多社團投入台灣人運 動,因為反應熱烈,便決定擴大邀請日本和加拿大的團體參與。1965年10月29-30日,便在威斯康辛大學的麥迪遜校區,舉行「麥迪遜結盟大會」,與會 的包括日本的台灣青年社、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加拿大的台灣人權委員會,以及美國的台灣問題研究會、UFI和明尼蘇達、堪薩斯、紐澤西、波士頓等地的台灣 同鄉會成員共21人,參加的人雖不算多,但至少讓這些熱愛台灣的有志之士互相認識,開事件力合作的基礎。
  經過一番討論、交涉,1966年6月,台灣問題研究會和UFI再於費城會談,決議在7月4日合併成立「全美台灣獨立聯盟」(UFAI),所有盟員均需 簽署宣誓書,會中推舉陳以德為主席,周烒明則為中央委員長,並決定(1)刊登台灣人追求自由民主和獨立的廣告,(2)將聯盟總部遷往紐約,(3)進行巡迴 各大學宣傳理念的「自由長征」,以及(4)發行文宣刊物《Formosa Gram》四大工作方向。

b03_us_16_010104

1984年7月14日,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在美國密西根州Ypsilanti正式成 立,林宗義教授夫婦(中排右四、五)、林成德教授夫婦(中排右六、七)特來鼓勵。前排右起:陳哲雄、陳英三、黃昭 聲、陳克孝、余祥修、林一輝、許世模、吳 秀惠;中排右起:張高文、張信義、張嘉榮、右八周烒明。後排右起:梁俊華、林洪權、蔡俊晴、林尊昌、楊次雄、曾茂雄等醫師及其夫人。            

任教西維吉尼亞大學

  1968年,周烒明前往西維吉尼亞大學任教,除了該校提供的研究環境條件優渥之外,該校還願意用州的名義,協助周烒明解決在美國居留的問題,該州州議 員Staggers以周烒明為「西維吉尼亞州不可或缺的重要衛生科學家」為由,成功說服聯邦政府給予周烒明夫婦居留權,之後周烒明便可以自由行動,也自此 打響在國際醫學界的知名度。
台美人時代(1976—)

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

b03_us_16_010105

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成為第一個回台的海外台灣人社團,前往拜會李登輝副總統時,李登輝先生第一句就是「哪一位是周烒明?」當時周烒明有事已經離開台灣。左起:陳惠亭、蕭幸鳴、林益顯、楊次雄、李登輝、林逸民、林衡哲、顏裕庭。 

  1981年,周烒明夫婦來到克里夫蘭醫學中心(Cleveland Clinic)擔任該院精神病理科主任。1983年,周烒明的太太吳秀惠被推舉為同鄉會會長,而克里夫蘭熱心活動的台灣同鄉中,有許多都是醫師,有鑑於北 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的成功,因此逐漸形成想成立一個台灣人醫師組織的默契,10月,克城台灣人醫師協會先行成立,並計畫隔年擴大成為全美性質的組織。經過 一番聯絡、說服,並透過台灣同鄉的介紹,終於在1984年7月14日在西密西根大學成立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由周烒明當選第一任會長。選舉之後討論組織 章程時,有兩人要求把名稱中的「人」字去掉,否則

b03_us_16_010106

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十週年紀念大會參加者合影,左起吳秀惠、彭明聰、李鎮源、楊昭雄、吳昭新和周烒明。              

會有限制台灣人加入的感覺,經投票表決,只有兩票贊成,這兩位便立即退席,後來才知道這兩人是國民黨派來 的。
  1987年,周烒明利用受邀在台灣省醫學會成立八十週年活動上進行特別演講的機會,與幾位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的醫師組成訪問團,透過陳五福醫師、朱 昭陽先生、以及時任副總統的李登輝先生的幫助,順利取得簽證回台。但是周烒明此次回台所受到的待遇,卻是毫無受到歡迎的氣味,像是抵達桃園機場時被海關刻 意留置,說是要調查,要有親戚當保證人才能入關,前往民進黨中央黨部拜會後也受到警告,參加台灣省醫學會成立八十週年慶祝活動時,也只有周烒明夫婦收到請 柬。即使如此,這是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訪問團得以順利回台,已是海外台灣人組織破天荒的創舉。
  1990年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返台舉辦十週年紀念會,活動由周烒明(時任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理事)擔任召集人,周烒明便聯合北美洲台灣人醫師協會 共同規劃紀念活動。4月24日,大會如期在台北馬偕醫院九樓舉行,會中邀請到多位台大醫學院的教授主持,包括李鎮源、彭明聰、楊昭雄等,但出席的來賓還比 記者來的少,紀念大會反而像是記者招待會。但即使如此,與1987年北美洲台灣醫師協會訪問團的不受歡迎相比,台灣島內對黑名單的態度已改善許多,這也可 以看做是海外台灣人運動一路走來的成果。